我妈妈最新文章
  • 三年级温暖作文:我觉得妈妈的爱是那么温暖2020-09-20

    [我认为,母亲的爱是如此温暖]爱,是一缕希望阳光,照耀着我的心。爱是一朵花,它香香的。爱是一把没有雨伞,为我挡雨。我曾经提出的40度的突然发高烧在半夜,妈妈三步并作两步交给了我喂药。但药物无效,急忙背着我去医院。严冬的深夜,寒风刺骨。妈妈一个背着我,冻得她直哆嗦。我看见了,心里非常难过极了,对妈妈说:“妈妈,我没事,我

  • 一年级温暖作文:像是冬天里温暖的阳光2020-09-20

    【像是一个冬天里温暖的阳光】我出生在一个三口之家,谁是说,我们家族中的老大,不是我妈完美。她有一个椭圆形的脸,她的鼻子是一双厚厚的崩溃“啤酒瓶”眼镜,她的嘴虽然不大,但它包含的言论层出不穷。每天我们早上,只要我的读书声也是没有入她的耳,没过一个几秒钟,我妈妈工作就要自己唱

  • 二年级温暖作文:它可以使我在外面被冻的邦硬的身体和心灵瞬间温暖2020-09-20

    【它可选择以使我在外面被冻的邦硬的身体和心灵可以瞬间一个温暖】童年的故事总是撩人心弦,这让我的粥味道一碗不能忘记,因为那一口下肚,融化我的心脏,我的身体。那一年我们寒假,我还没转学到鲅鱼圈。当我自己独自坐大客车来这里时,我很紧张,于是我便攥紧那放在已经冻得邦硬的拳头里的车票,对自已一个充满学习信心的说了这样一句:“加油,你能行!”当我终于来到

  • 六年级温暖作文:温暖的那一刻2020-09-20

    【温暖的那一刻】清新的空气,有甜的花香,精致的春天成为传播者的破折号混合,我们会从远方带来的香气。柳吸取了新的分支机构,薄嫩,很少有诗意的软渗透。这是今年春天的力量。我和母亲可以一起生活走进我们小区的花园。好久都不曾进行散步,也想在这一个勃勃发展生机的春天的感染下,激发出自己体内的活力。我们俩随意挑了个坐处,任太阳光肆意在孩子身上出现包裹。我静静地闭上双眼,感觉他们内心里原有的烦躁或者正在中国悄

  • 三年级温暖作文:我生命中温暖的一天2020-09-20

    [我的生活]温暖的一天去年,我过了我们一个企业不一样的五一劳动节,每每自己想到,它却时时可以带给我温暖与动力。天气晴朗,充满节日气氛。每年的这个时候,我们家都会选择旅游,这个五一我和爸爸决定和生病的妈妈呆在家里,为妈妈做一顿爱的午餐。我父亲和我都很忙,我父亲负责做饭,我负责手。为了让我妈妈的病好起来,我决定给我

  • 六年级温暖作文:温暖的牛奶2020-09-20

    【温暖的牛奶】“呜呜”,窗外一阵风,像一只老虎在咆哮。我在灯下写作业。手脚冰凉,整个人都掉进了冰洞里。我想,“用一杯热牛奶来取暖是多么好啊。“可是,我不好这个意思喊妈妈为我泡。我记得刚才,我妈妈进来,微笑着问我”你要热牛奶吗?”我碰巧被一道难题弄晕

  • 小学生温暖周记:那一抹温暖的灯光2020-09-20

    【那一抹温暖的灯光】悉悉索索的窗外,风不停,不断地吹着风的房间,真的很苦啊。她坐在办公桌回到我的面前,眯着眼睛不断地与他的双手满是老茧的摆弄。我的眼睛满含泪水,那点星光不断弄脏表......——题记“最近几日天气影响逐渐变冷,还会出现伴随着小雨,请各位专业观众添衣……”天气进行预报准点播报。今天是星期天,我习惯性地等到很晚才完成所有的作

  • 一年级温暖作文:像阳光一样温暖着我们2020-09-20

    像阳光一样温暖我们]母亲是伟大的、是无私的,像阳光教育一样可以温暖着我们,像雨露一样滋养着我们,让我们更加健康发展快乐学习成长。星期五放大了一周,回到家冲进了房子,看到妈妈脸上的笑容。虽然我没有给我们做什么很好吃的东西,但我不在乎,因为我知道我妈妈下午得去上班,没有时间为我做饭,但在晚上,我妈妈下班后回家,立即问我想吃什么。虽然我不在乎吃什么,

  • 三年级温暖作文:我们的家永远是温暖的2020-09-20

    [我们的房子总是温暖]我有一个企业充满爱心,智慧又聪明的妈妈,只要通过她在学习我们自己家里,我们的家永远是温暖的。她有一个圆圆的脸,一双如元宝般的耳朵,火热的红嘴唇,一双美丽的大眼睛,而且还带来了一副眼镜,看上去很斯文,不,一直很温柔。妈妈是我的好助手,只要我有一道题不会,她就会出现给我进行讲解,虽然因为她不是一个老师,但在我心目中她永远是最棒的老师。有一次,我

  • 四年级温暖作文:有一双温暖的手伸向你的心情2020-09-20

    [A一双温暖的手朝你的心情]有人问:温暖是什么?温暖他们就是可以在你跌倒时,有一双温暖的手伸向你的心情;温暖我们就是因为在你迷失发展方向时,一句话,擦亮了你的眼睛。这是多年前的一个冬天。太阳已经落到了皇冠上,填满了一天的课,气喘吁吁地回家。我急切地问我妈妈”妈妈,今晚有什么好吃的?””哦,天哪,我忘了买食物了,我们今晚就吃点吧”“哦,佛山,”我不情愿地说。在我妈妈叫我吃饭,我耷拉着脸,手,